2022世界杯体育场亮相卡塔尔有多酷?看这些建筑就知道了!

前些天,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进行了分组抽签,并公布了吉祥物,就是这个蹦蹦跳跳的

吉祥物公布之后,也迎来了网友们的吐槽,不少人都说这个“小鬼魂”很是惊悚。

有句话叫“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这句话用来形容卡塔尔这个国家,再合适不过。

为了世界杯这场体育盛宴,卡塔尔政府拿出了100亿美元的预算,投建了8个体育场以及各类基础设施以及文化中心,向世界各地的人们宣扬着自己的文化与创意。

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的主要比赛场地之一——沃克拉体育场,是扎哈哈迪德的遗作。

2013年11月扎哈哈迪德开始构思设计该体育场,2016年扎哈因病逝世之后,由帕特里克舒马赫带领团队完成了剩余的设计工作。

体育场最大的设计亮点在于它的可控式折叠屋顶,这个屋顶由扎哈哈迪德建筑事务所与德国施莱希工程设计公司联合完成。

屋顶采用了折叠式聚四氟乙烯(PTFE)板材和电缆覆盖,当它展开时,就像一个船帆覆盖在球场的上方,该设计既融合了本土文化,也为比赛创造了一个凉爽的环境。

体育场的屋顶和墙壁都是褶皱型的结构,设计灵感源于阿拉伯文字起伏多变的造型,褶皱型结构既增加了外壳的质感,又突出了体育场独特的几何形状。

2016年,扎哈不幸去世,未能看到体育场建设完工。体育场建成之后,也举办了纪念扎哈的活动。

各种环保举措,是卡塔尔世界杯场馆设计的一个亮点,不少场馆都遵循了可拆卸、可回收、可改造的理念,让场馆既能够容纳观看世界杯的人们,也能在世界杯结束之后通过调整,让场馆有其他的用途。

“974体育场”(Stadium 974),由五颜六色的集装箱和模块化的钢结构组成,其建造过程就像拼乐高积木一样。这座体育场是世界杯史上首座可完全拆卸和可重复使用的比赛场馆,是真正意义上的“绿色球场”,“974体育场”正是以建造时使用的集装箱数量命名的。

组成体育场的每一个集装箱都是一个组装模块,可拆卸的椅子、零食摊位、厕所等都能被预先安装好,再一个个搭起来,模块化的设计也大大降低了施工成本、建造时间和材料浪费。

体育场将座位分为上下两层,世界杯结束后,上层的座位可以被完全拆除,拆除后的集装箱除了能用于继续在别的地方建馆,还能用于建成经济适用房。

作为世界杯的半决赛场馆之一的阿尔拜特体育场(Al Bayt Stadium)以及扎哈设计的沃克拉体育场(Al Wakrah Stadium),在比赛结束后,也将有大量的座位被拆除,被拆除的座位将捐赠给其他国家或转为国内的社区服务使用。

而教育城体育场(Education City Stadium),在世界杯之后,将供给附近高等学校的学生、教工和社区居民使用,也将为一些非政府组织提供办公场所。

世界杯期间,为了在不影响生态的前提下接待大量游客,卡塔尔提出了“漂浮酒店”的可持续解决方案。建筑位于Qetaifan岛北部岸线米。四层高的酒店全部由101间客房,一间餐厅和一间豪华酒吧组成,16家酒店总共将提供1616间酒店客房。

卡塔尔世界杯体育场的设计,也展现着本土文化,在建筑设计上体现出浓郁的阿拉伯风情。

卡塔尔建筑师易卜拉欣贾达赫设计的多哈苏马马体育场(Al Thumama),设计灵感来自于传统的阿拉伯加菲亚(gahfiya)头饰,它是卡塔尔具有特色的一种编织帽,是阿拉伯男人传统服饰的一部分。体育场的设计就是参照它,外立面采用了菱形的装饰与圆形的形式。

阿尔拜特体育场,则以一种卡塔尔传统游牧民族使用的黑色和白色相间的帐篷,向沙漠旅行者表达着它的好客。

位于瑞扬的Al Rayyan Stadium,最引人注目的是其闪亮的外立面,由代表卡塔尔不同特色的图案组成,比如至关重要的家庭、美丽的沙漠、本地动植物等。

由Foster + Partners设计的卢塞尔体育场(Lusail Stadium),将成为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中最大的比赛场地,将在这里举办开幕式、揭幕赛、决赛和闭幕式。

场馆设计借鉴了阿拉伯建筑,以椰枣碗和珐琅灯笼为灵感,其造型极具中东风格,体育场金光闪闪的外观也会让人联想到复杂的服装。

让我们骄傲的是,卢塞尔体育场是由中国铁建国际集团承建的,建设者采用了一系列先进技术,在钢结构吊装及外幕墙安装过程中运用BIM技术解决了一系列重大技术难题,该项目是至今中国企业在海外建造的规模最大、容纳人数最多的专业场馆,也是世界上同类型索网体系中跨度最大、悬挑距离最大的索网屋面单体建筑。

除了这些新建的体育场馆,卡塔尔还有不少让人惊艳的建筑奇观,从贝聿铭到库哈斯、努维尔,这里坐拥多位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的作品,它们或魔幻或大胆,闪耀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

由让努维尔设计的卡塔尔国家博物馆,远远望去,好像是好莱坞电影中的某个外星建筑。

博物馆选址在沙漠之中,又靠近大海,所以让努维尔选择了“沙漠玫瑰”的意向,在沙漠中,玫瑰破土绽放,唤醒了卡塔尔古老文明的悠久与瑰丽,也彰显出当代建筑的先锋与果敢。

建筑由一个个圆盘穿插、堆砌而成,通过圆盘的交错叠加,形成了墙体、柱子、楼板,圆盘边缘轻盈流畅,从远处俯瞰,如同散落一地的花瓣。建筑的主体随意地向四周伸展,以至于观众根本无法预料自己即将进入的空间是何种形状。

艺术博物馆,是华裔建筑师贝聿铭的封山之作,2008年,卡塔尔王室邀请了当时已91岁高龄的贝聿铭出山,贝老也不负众望,创造了一个艺术圣殿的传奇。

经过两年的行走和对文化的学习研究,艺术博物馆的设计图纸终于在贝老笔下诞生。

博物馆主体由简洁的乳白色石灰石堆叠而成,被一座独立的C形半岛环绕在正中,顶层方塔侧开的月牙形小窗,像是戴着面纱的少女的双眸。简洁而抽象的造型,是对正统的现代主义和古老的文化的回应。

博物馆的内部设计,贝聿铭遵循了建筑的传统结构,挑高中空,让穹顶高耸,设计解构了经典建筑的形式,通过简洁优雅的排列,营造出肃穆神秘的氛围。

日本建筑师矶崎新设计的卡塔尔国际会议中心,是迄今为止最复杂的会展中心建筑之一,它以当地的“锡德拉树”为灵感,设计了独特的结构。壮观的立面形如两棵相互交缠的大树,向上攀升的树干支撑着屋顶。

大树的造型,也寓意沙漠中的知识灯塔,人们在“树干”之中聚集,这里成为交流知识的天堂。

由OMA设计的卡塔尔国家图书馆,设计的初衷是“让每个人如同走进书房般享受阅读”,图书馆的造型像是一本被打开的立体大书。

图书馆内部是一个白色的空间,极为开阔,书架采用了与地面相同的白色大理石材料,超过一百万册书籍排布在一起,组成一道道壮观的“知识巨墙”。

雷姆库哈斯表示,室内设计的宗旨在于让读者一眼望尽所有的书籍,“毫不费力地被淹没于书海之中”。

看完了这些建筑,不得不感叹,卡塔尔确实有着打造世界顶级城市的野心、信心与实力。这里的建筑,既现代又充斥着别样的风情。

卡塔尔,不愧是荒漠中的璀璨之星。真希望疫情早日结束,世界恢复秩序,我们能到卡塔尔去发掘更多的别样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