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拜事件对中国公司暂无影响 经济复苏能持续

这场债信危机是否会将全球经济带向另一波谷底也成为各方关注热点。伦敦CantorFitzgerald的全球股票首席分析师波普指出,迪拜倒债危机太容易引发“末日”之说,不过此事虽会减缓复苏力道,但不至于像“雷曼兄弟”倒闭引发全球股市如坠深渊,或让经济再次陷入衰退。

BGCPartners的资深分析师威尔登也说,国营控股公司“迪拜世界”债务危机引发的冲击应可在数日内明朗化,不会拖上数周。“迪拜世界”是百分之百国营控股公司,因此此事件大体上该由中东地区自行解决。

尽管多位分析师认为这只是一个戏剧性的事件,而不是一场危机,但仍有人担心全球经济体可能还隐含许多未爆弹,包括希腊、英国、新兴市场及欧美多家银行,因为它们皆面临沉重的债务问题。最糟糕的发展莫过于发生主权债务违约风险,重演2001年阿根廷、1998年俄罗斯等主权国家违约的风潮。

曾于2006年9月准确预测牛市的来临的邓普顿基金主席麦朴思指出,迪拜延迟还款将引发新兴市场股市的调整。而全美最大的债券公司Pimco行政总裁MohammedEl-Erian亦指出,迪拜事件将会是大市调整的催化剂。

麦朴思表示,“在这种熊市之下,股指调整20%不足为奇,我们应对此有心理准备”。他说:“这将令股价停止上升,并调头回落”。他估计在大市继续上升之前,将出现一次明显的调整。

Pimco基金行政总裁MonhammedEl-Erian说:“迪拜事件是金融体系的一个滞后影响”。他表示,迪拜事件显示金融市场在去年崩溃后,还未稳定下来。他指出,各国政府07年以来透过大力注资稳定市场,但由于经济体系的结构问题,这些资金落不到推动实质经济的中小企业,反过来把金融资产价格推高。他指出,股市调整将带来投资机会,但是风险亦相当高。

Roubini GlobalEconomics市场研究及策略主管ArnabDas称,这次事件突显出单是加大政府开支,并不能保障金融市场稳定。他说:“我们将可见到投资者的避险心态上升”,并指出迪拜现时的处境,显示全球的中央银行不能将所有滥借的后遗症消除,经济虽然正在复苏,但挑战仍大,是次事件对一些银行来说,将构成打击。

全球著名金融机构和建筑商陆续爆出涉及对迪拜风险缺口。此次“迪拜事件”对中国的影响也被各方关注,但多家与迪拜有业务往来的中国公司,均作出了各种类型的澄清——和迪拜世界没有任何业务往来。

对于“迪拜事件”,著名经济学家樊纲28日在北京指出,中国经济2010年继续保持8%的增长应该是不成问题,中国和迪拜不同,经济复苏能够持续。

樊纲表示,迪拜的发展之所以遇到问题,主要是其“没有内容”,没有实体产业。他举例说,上海是有内容的,有1700万人口,有长三角腹地,有那么多产业、实业、内容在那里。而迪拜呢?你想不到有什么内容,又没有什么产业、也没有什么人口,就是招揽世界各国的游客,那是流动性的一个内容,不是很扎实、很厚重的内容。

基于对明年中国经济继续保持8%左右增长的良好预期,樊纲称可为各行各业的发展提供一个比较坚实的基础。到了后年,增长的质量就更好一些,各行各业就有比较正常的发展,对政府投资的依靠也会减少,经济增长就会更扎实。

樊纲说,短期来讲,尽管世界金融危机还没有完全过去,但是中国经济在复苏的道路上继续增长是比较稳健的。

但同时有专家也表示,“迪拜事件”说明了全球在金融危机后,对于经济摆脱危机走向复苏不能过于乐观: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就指出,不排除该事件引发连锁反应的可能性。

人大财政与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从迪拜债务危机的本质看,其经济结构存在很大问题。迪拜经济简单集中在房地产建设方面,甚至大量借助外来资金开发房地产,短期内或许能拉动经济增长,但从长期来看风险极大。

他并提醒说,在中房地产行业也已经成为经济重要支柱,房地产行业大量资金来源于银行体系,开发商从银行贷款、买房者从银行贷款,风险也不小。中国经济应尽快摆脱过度依赖房地产业的现状。